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KT小品系列】【三】作者:nyc1960
【KT小品系列】【三】作者:nyc1960
              KT小品系列

    字数:11773

    我叫小婷,在北部某大学里面念观光系,我最好的朋友是大三的学姊叫糖糖,
我们两个平常最爱一起去逛街,周末去夜店喝点酒跳舞玩耍,因为这样所以平常两人彼此都会交换意见看看哪套衣服够辣,哪家网拍的裙子够短够好看,当然还有谁家的高跟鞋最性感最水亮。今天又和糖糖在学校聊的很开心准备要回家了。
    「糖糖学姊ㄟ!妳这条丝袜颜色好美喔,又透又顺的感觉耶哪里买的?」聊到穿着是我们姊妹俩最开心的事情,糖糖今天穿着白色蕾丝衬衫,黑色窄裙,还搭着条非常漂亮的透肤丝袜以及一双白色亮皮高跟鞋。

    「今天我要走OL风啊,有没有像?哈哈,这是我之前跟妳说的那家网拍买的,
她们家的丝袜什么颜色都有喔也有网袜」

    「是喔?我今天一定要去看看。对了学姊,妳等等要作什么啊?」
    「嗯……等一下噢?可能先在家看一下电视剧吧,然后准备要去吃晚餐」
    「是喔?晚上今天要不要去看电影?」

    「哇,好啊,最近有新上一部爱情片我超想去看的啦,那等等妳再打给我」
    「嗯好啊!」

    回家我洗澡之后,喷上诱人品牌香水,「今天要穿什么呢?嗯……」在衣柜里挑了挑,决定休闲风,先扣好我的集中扥高黑色胸罩,再来件紧身小T ,正好可以把我的32D 胸部给紧的再明显不过,再来把黑色小丁字裤拉上来,穿上蓝色的波浪小短裙,挑了蕾丝大腿袜,最后套上新买的球鞋,「整个就是性感运动风!呵呵」我在镜子面前对自己说,然后拎着小包包就出门要找学姊了。

    「嘟噜噜噜噜……」

    「嘟噜噜噜噜……」奇怪,学姊都没有接,狂打了10通电话之后我开始有点
担心,于是先骑车到停车场去看她是不是已经到那边了。

    到了停车场之后,我顺着目光到处寻找,果然看到她的机车,不过奇怪的是怎么还跟早上一样停在原来的位置呢?难道她从没离开过吗?我于是循着停车场旁边的小径,一路四处张望寻找。转过一个转角到了教学大楼的楼梯间,我听到那里传来几个人的对话声,于是悄悄贴着墙壁把脸凑过去看。

    看到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两个年轻男子正抓着糖糖,她双手被绕到背上遭到水管打结绑住,活像以前我看过的A 片女优一般;高跟鞋和丝袜虽依旧在身上,却两腿直直站着翘起屁股,上半身往前弓着嘴巴贴在前面那人的腰前,这个男的在前站着裤子已经掉在地上,一手压着她的头一手扥住她下巴,强推着学姊的小嘴一进一出的吹着他的鸡巴。她的白色衬衫纽扣全开,绿色蕾丝内衣从前面被解开吊在肩膀上随着她的乳房左右摇晃,两只白皙诱人的奶子,两圈大大的乳晕和大颗大颗的乳头,一起胡乱的在空中左甩右甩,光看就让人脸红心跳。另外一个站在她翘臀后面,早已经把丝袜在两腿中间的地方撕破一个大洞,伸着手指头来回进出她的小蜜穴,一滩又一滩的水随着一进一出的中指又流又喷的,屁股还不情愿的想躲开这样子的蹂躏,纽来纽去,却是徒劳无功。两个男人就如此一前一后的凌虐着又哭又忙着口交的糖糖学姊。

    「咕呜!(吞)……嗯嗯……吮吮……吸……吃吃吃……呜呜……(吐)咳咳!拜托!放过我,不要了……不要再来了!不……(吞)咕嗯!……哼嗯嗯……」学姊满脸娇泪,长长的假睫毛下方的眼妆已经哭糊成一团,又凄惨又可怜,两个男的完全不顾她的求饶,稍微让她嘴松开一秒让她呼吸却又在她准备想说话的时候强迫又把鸡巴吞了回去。

    「穿这种OL在学校这么晚不走,被干活该啦」其中一人说。

    「是啊是啊,」另外一人搭腔:「腿这么长,爆性感的喔~~还配这种丝袜,
是不是在刻意引诱我们男人来干妳啊?老实说喔小骚货。」

    「嗯哼……嗯哼……吮……(吐)哈啊!哈啊!(喘)啊……不……不是……呜呜呜……我没有,没有啊……啊啊……咕嗯!(吞)……」

    「还在嘴硬喔?妳就是要引诱我们,对不对?就因为自己有双美腿所以以为很能引诱男人吧?」边说男的食指竟然加入了中指现在两根一起塞入了她的阴唇中。

    「呜呜……吮……嗯哼,嗯哼……呜嗯……咕喔……」小嘴被大肉棒又狠又快的插干,根本无法说话,她只能任由眼泪流满脸颊,无助的拼命甩头否认,我看到她的口水已经开始无法控制的顺着男子鸡巴大力来回抽送到处乱流,弄得嘴唇边,脸上,还滴的地上到处都是,活像个疯婆子一样。

    「摇头是说这样不够吗?哈哈,是不是啊?小骚货。」

    「吮吮……嗯哼(摇头)……咕呜呜……吮……嗯……哼……」

    「林爸就知道妳是个淫荡小骚货啊,看在妳这么诚实,来赏妳一点吧」原本用手指在挑逗糖糖的男子现在一口气「唰」的把裤子也摔到地上,露出英挺雄伟的铁男根,一手捏住她的白皙蜜桃臀,一手握住自己的武器,在她的阴唇外摩蹭个几下,「啾」一下的就整根滑了进去到底。学姊的长睫毛水汪汪双眼顿时张的超大,带着惊慌失措的眼神皱紧了双眉,可是她并没有太多能抵抗的空间,两手被死死的绑在背后,唯一能发出声音的小嘴又遭大鸡巴堵的紧紧的,只能不断的「呜呜呜呜呜呜呜~~~ 嗯呜!!咕哝……嗯哼,嗯嗯唔……」发出含糊不清的唇音。

    「喔干,好紧的鸡掰,人穿的这么骚,我还以为已经被用松了咧,没想到品质这么好喔!」男子干了进去以后说,然后开始像划船的桨一样后退前进,后退前进,一来一去的干起学姊来,肉根穿梭着她粉色的鲍鱼,空气中充满着「噗啾」
    「噗啾」

    「噗啾」的声音,那是我的好姊妹被肉棒撞击着屁股发出的淫荡交响曲。
    我躲在墙后带着担心的眼神,准备拿出手机想要报警,才拨了一个按键,突然有人从背后扑上来摀住我的嘴巴,「呜!!……」吓的我本能反应的两手两脚又踢又甩,但是他力量实在太强大,我完全无法挣脱,脖子这时又被他另外一只手臂扣死,害的我几乎无法呼吸,「呜呼!……唔呜呜呜呜呜~~~ 」过了十几秒以后我终于因为没办法吸气,全身渐渐的软了下来。此时这个男的说话了:「不挣扎了吧?」然后把无力的我一口气抱起来扛在肩膀上,绕过墙壁:「阿兴,阿成,你们在享用正妹被这个女的抓到了啦。」

    「喔喔!狗哥,你哪里找到这个正妹的?」

    「我刚刚不是说先去买烟吗?回来就看到这只小乳牛躲在你们墙壁后面在偷看啦!哈哈不知道是不是也很想被干喔。」

    「爽啦!吃两只耶,」原本在逼着学姊口交的男子阿成这时终于松开她的头,
往我这走来。学姊一回头看到我被扛在肩膀上,不禁大哭:「哈啊……哈啊……噢……凯婷……怎么会是妳啊!?怎么会这样……喔喔……啊……呜喔……」
    「学姊……救我!!」

    狗哥发现我们认识对方,说:「哈哈原来妳们认识喔?正好啊,认识的话一起干就比较有伴啦!」阿成这时候过来脱掉我的鞋子丢在一旁,拿出绳子绑住我两手,把我吊在糖糖背后的楼梯栏杆上,「哇,奶子不错喔,挺大耶,还穿这种衣服,欠人摸!」说完两手上来握住我胸部就是一阵揉捏,抓的我奶子又痒又痛:「不……不要啊……泣,泣……不要摸人家啊拜托呜啊啊啊……」阿成根本不鸟我,越捏越起劲,一边嘴里还对着我调侃:「哇~~~ 这么大的奶被包在这么紧的衣服里面不会不舒服喔?妳是不是很爱被人家叫小母牛啊?」

    「不……我不是……住……手……泣……泣呜啊……嗯呜……泣……」
    「不是吗?可是妳奶子这么大又故意穿这么紧出来找妳朋友?她是妳的谁啊?」

    「……」

    「不说话是吗?」阿成两手捏住我两边奶头,用力疯狂的上下扯动。
    「呜喔喔喔!我说!我说!她是我学姊啦!!不要拉了!」我痛的大声哭喊求饶「学姊喔?原来,啊她怎么称呼阿?妳又是什么名字啊小奶牛?」

    「她……她叫糖糖啦,我……我是小婷。」

    「几年级念哪科系啊?」拉住乳头的手现在开始又转又扯。

    「我大二……啊啊……她大三……唉唷!唉啊啊……!我们都是观光系的!……啊……!」这个男人下手又狠又重,把我原本粉色的奶头捏的又红又肿,痛的我什么都招了。

    「哈哈哈,以后就去教室找妳玩啊!」

    「……」

    「怎么又不说话啊?ㄟㄟ妳很没礼貌喔,看看妳学姊多配合多听话啊」我顺着说话的阿狗那里看过去,原来糖糖已经被另外那个阿兴整个从背后压在墙上干了,男的不但全身贴在她背后,两手十指交扣住她双手贴在墙上,底下的公狗腰没停过,一进一出的操着她的粉嫩蜜穴,两片鲍鱼被干的随着肉棒来回的往内往外翻,整个楼梯间都是肉棒撞屁股「啪啪」

    「啪啪」声音。学姊这时看上去已经毫无力气抵抗,完全顺从着男人的身体一前一后的摆动,甚至开始浪叫起来:「喔……喔啊……喔啊……噢……嗯啊,嗯啊,嗯喔喔喔……」

    「小骚货,被哥哥这样贴着从后面干妳爽不爽啊?」

    「啊……啊啊……爽……爽死了……呜噢……咿咿……爽死了啊啊啊……喔噢……」

    「我就知道妳是淫荡的骚货,刚刚经过楼梯间被我们抓到的时候不是乱踢又乱叫吗?妳现在还想逃吗?」

    「咿咿咿……噢喔……不逃……啊……不逃了……好舒服……喔喔喔……好爽好爽啊啊……嗯喔……大力点,再进来里面点,喔……」

    我见状哭着大喊:「学姊!妳要振作啊!不要这样就屈服了!」阿成看我依然还没就范,抓着乳房的双手又更紧更大力了,还低头把舌头凑上来舔我的乳尖,刚刚享用完学姊口交的狗哥,把注意力转向我这里,一双大手贴到我的两腿上面来,从小腿开始爱抚,仔细的来回游走,接着慢慢的顺着光滑的蕾丝大腿袜往上攀爬,「不!……不要!……别再摸上去了!啊啊……」我惊慌的呼喊,他丝毫不理会,两手转进大腿内侧,猛地钻近我的迷你裙里面。

    「别……别啊!啊啊啊啊……」他一巴掌盖住我的小屁股,把黑色小丁字裤硬扯下来丢往一旁。

    「不要!不要这样子啊啊啊……呜呜呜……喔……噢……」看着我娇滴滴的哭喊,他似乎非常享受,示意本来在舔弄我乳头的阿成把我松绑,接着把我带到学姊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将我双手反绑在椅背后,再抓住我两条腿向外张的开开的:「林爸现在要来让妳闭嘴好好享受这个时刻。」

    「干什么……你想干嘛!?……不要……千万不要啊!……」我放声求饶,阿狗却自顾自的掏起大鸡巴,一口气「扑滋」硬插了进我两腿中间小蜜贝。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这猛力一插把我给干的哇哇大叫,他抓住我两
腿的脚踝,由上往下狠力开始猛顶,完完全全不怜香惜玉的带着狂狮般的力气,眼中露出凶狠的目光,把大肉棒当作泄欲的武器,而我是他发泄的工具,疯狂的上上下下进出操干,随着一来一往的冲击,我的小穴简直像是快要爆炸般,任由肉棒如同海浪一样稍微后退,然后猛力向前,不断肏这两片可怜的小阴唇。
    「哈啊!!哈啊啊啊!!喔喔,啊……啊啊……哈啊……哈啊……噢……唔嗯……啊……」我不停娇喊的声音让旁边的阿成看不过去,嘴巴凑了上来贴住我的樱桃小口,「唔!!唔嗯嗯嗯!!~~~ 」起初我还有那么点想抵抗,结果被他的舌头攻破牙齿大门以后,也宣告放弃,舌头在里面任由他转圈圈的缠绵绕弄:「唔嗯……嗯……嗯喔……唔……」两只奶子又被他顺势捏住,随着顺时针的一下子绕着乳晕,一下子捏住乳头,又扯又拉,偶尔还大力抓住乳房搓弄。就这样两人夹攻之下,我被玩到第一次高潮。

    「啊……不行了……哈啊……要掉了!!……咿啊啊啊!!」在旁边的学姊也被阿兴的公狗腰肏到无法自拔的潮吹,整个人站不稳身子软了下来瘫在地上。她被抬了起来抱住,由上往下又坐进去阿兴的肉棒里,继续上上下下被干着,阿兴一手抱住她的腰一手玩弄着她又白皙又软嫩的乳房,嘴巴还凑过去也喇起舌来:「唔~~~ 嗯~~~~糖糖妳的嘴好香~~~ 舌头好软~~~ 嗯嘛~~~~唔~~~ 」

    「噢……嗯喔……哥哥……好厉害……啊啊……大鸡巴把糖糖干到要死了……噢……喔嗯……」

    「妳……妳这欠人干的小骚货……穿这么漂亮……嗯……是不是就是要让男人干啊?」

    「是……是……人家是欠操欠干小骚货……唔……故意穿的很辣要来被你操的……啊啊……」

    学姊整个享受在对抱做爱的淫乱快感当中,水蛇腰越纽越大力,迎合着阿兴猛力大肉棒的前后进出,还不时大喊一堆下流难听的字眼,两人紧紧贴在一起汗水淫水已经融合看不出来。

    狗哥看到旁边的糖糖已经被他朋友搞定,转过头来问我:「小乳牛,一面被虐待那双大奶子一面被林爸强奸的感觉,赞吼?」

    「嗯……嗯啊……好赞……好爽……喔……呀啊啊……哼啊……哈啊……」高潮过后的我此时也已经完全投降任他们玩弄,快感像是一波波电流筑成的列车一样,不停连续从淫穴的地方撞击过来,流通全身每吋神经,我已经被干的两眼翻白,失去理智,只能顺从着本能的反应接受着肉棒的临幸还有乳头被捏被扯的爽快。狗哥抓着我的两脚由上顶下狠狠抽插,阿成则把肉棒塞进我嘴里开始逼吹,我来者不拒,舌头和小嘴又舔又吮他不断进出的鸡巴,人字型打开的身体自然的开始晃起前面这对酥胸,小穴用尽最后的力气夹紧狗哥的猛棒,还怕夹不紧松开的话会被骂。停车场旁的楼梯间,充满着一对女孩被肉棒肏干的声音,以及莺莺燕燕的淫声浪语。

    「喔……喔……噢……要命……爽死人家了……啊啊……小骚货好爽好高兴……」

    「以后天天给哥哥这样子干怎样?」

    「嗯喔……嗯嗯……遵命……小骚货以后都给帅哥哥这样发泄……每天让小骚货的骚穴服务哥哥的鸡巴啊……噢……喔……」

    「哈啊!……哈啊!……唔喔喔喔……哼啊……哼啊……唉唷……」
    「呵呵,好紧,好会摇」

    「唉唷……好棒的鸡巴!……噢……噢噢喔……把小骚货操的死去活来呀……噢……嗯嗯……」

    「噗滋」

    「小乳牛小婷,妳刚刚不是很会抵抗嘛?」

    「不……不抵抗了,啊啊……大力点……再快点!……我要……哼喔!我要要……哈啊,啊啊……」

    「噗啾」

    「还不是个下贱的欠干小乳牛,对不对?」

    「对……唉啊……人家欠干又欠骂……嗯喔……咿咿……哈啊!是欠操小乳牛!咿啊!……哈啊……」

    「妳喜欢被叫小婷,凯婷,还是小乳牛啊?」

    「我喜欢……啊啊……哈啊!……嗯喔喔……我喜欢被叫淫荡小乳牛……哥哥快……不要客气,唔啊……操死我这头淫荡小乳牛啊啊!……」

    「噗啾」

    接下来的二十分锺,两个大学女孩就这样任由三个陌生人无情的摧残轮上,学姊唯一还留在身上的是那双白色高跟鞋;蕾丝衬衫已经被扯烂挂在肩膀上,丝袜也残破不堪,内衣内裤散落一地。我也好不到哪去,穿着大腿蕾丝袜,胸罩和内裤都被阿成收起来当纪念品,头发散乱,轮流忘情淫叫。

    最后狗哥受不了了:「小乳牛,我要射了!」

    「哈啊!啊啊!来……来吧……哈啊!啊啊喔……都赐给小乳牛吧啊啊……」
已经六神无主的我根本也忘记自己是否危险期,只想一起高潮。狗哥腰一挺,扣住我双奶的两手一握,直硬硬的把热烫精液全射进来里面,同时间在上面强干小嘴的阿成也两手捧住我的下巴,把我的头狠狠压住,一鼓作气的全部发泄在我口里。两人一上一下的同步持续了约15秒的射精,回了回神,各自把宣泄完毕的肉器抽出我的小嘴和流满精液的蜜贝。

    此时被干的欲仙欲死的学姊在旁边被阿兴又是强奸又是呛:「干死妳!假OL
真淫荡小骚货!穿什么白色高跟鞋装清纯!」

    「喔……唉啊……嗯哼……对不起……我是爱装OL的淫荡贱女人!……噢…
…好爽……喔呼……爽死人家了!……唉喔喔……噢……」

    「哼哼,我操死妳这装模作样的贱骚货!」

    「噢……噢噢……!不行了!要死了……不能再来了!……爽……爽到天去了啊啊啊啊!」

    糖糖学姊终于被阿兴的大肉棒顶到了第三次高潮,只看她浑身激烈的颤抖了十几秒,然后「呃」一声像滩烂泥一样趴在阿兴身上,动也不动。而男的意犹未尽,继续抱着这滩已经没力的烂泥,扭动他的公狗腰持续的奸着,还一面骂:「哇咧!骚货,原来妳没力的时候小穴这么松喔?很多男人用过是不是啊?」
    「……」

    「连说话力气都没有喔?我看妳起码被干过上百次,哇哩咧~~~ 贱逼穴松的
跟面包一样喔?」

    「……」

    「没关系我照用,嗯,哼!!~~~ 去了!」阿兴闷哼一声,全部射在糖糖里
面,一会儿才把她推开任由她摔在地上躺着喘气,自己则把软掉的鸡巴在她的蕾丝衬衫上擦来擦去才穿回裤子里。

    带头的狗哥看到他的朋友们都完事了,语气轻松的开玩笑:「说不定我们哪天真的还可以在这里碰到这两个美味学姊学妹耶」

    「是啊,我看以后我们都来停车场这里埋伏她们好了啦,哈哈哈」
    「对啊我看她们还乖乖的故意来早这里遭我们下手咧!」

    「好了好了,把她们东西拿一拿,闪人。」

    狗哥语毕,顺手就把我的鞋子也拿走,除了腿上的袜子以外他什么都没留给我。阿兴阿成则把学姊的包包乱抄一遍,皮夹手机全没漏掉,还拿出她的麦克笔在她两只眼睛各画上圈圈,胡须,然后阿成走过来把我的脸庞涂上一大堆的叉叉,三个人对着我们又笑又闹了一番才知足离去,临走之前还踩了我的乳房两下。
    于是我和学姊两人就这样被三个男子粗暴发泄完毕,弃在楼梯间,我还被绑在椅子上,两腿却已伸直瘫软,嘴里不断冒出白色泡泡,眼神涣散,头低低的勉强吐出几个字:「咳!……学……学姊……唔……」而糖糖则依旧无力的大字型全开倒在墙边,身上只有一件内衣,破掉的丝袜,松开的淫穴还在不断流出白色精液。没想到原本要欢乐的姊妹聚会,竟然因为学姊去牵车途中被人伏击,连着跟我也一起惨遭毒手,现在只能两人瘫软在偏僻的楼梯间等待别人发现。

    ----------------------------------------------------

    周末到了,我提早在网上就订好火车票准备从台北回嘉义,因为回去天数不多,我也没带什么行李,只提了一个肩包;穿着也很简便,先绑个马尾,上半身穿件小绵T 包住自己弹性十足的32D 乳房,搭个左右两边开叉到大腿最顶端的超
短热裤,让我丰圆的翘臀曲线更明显更性感,还可以让两条小美腿看起来更长。最后穿上短袜还有球鞋。不过回家归回家,化妆可是一定要美美的,毕竟是出门,所以花了一小时多的时间画好眼线,戴上宝蓝色隐形眼镜,涂好眉毛,把假睫毛贴上去让眼睛又大又美,弄点嫣红在脸颊上,洒了些香奈儿香水在空中让它自然落在身上,然后从容的出门。「希望今天人不要太多」我心想。

    结果让我的期待大落空。每节车厢里面都水泄不通,车厢内,连结的走道上,
满满的都是没位子坐的旅客,甚至站到了有座位旅客的椅子前了,要在里面移动半步是根本不可能的。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说了至少20次的「不好意思借我过一下」,终于到了票上的订位,没想到已经有位老阿伯坐在上面睡觉。因为他看来年纪不小又很累的样子,我转念一想:「还是给他坐吧」便自己在一旁站着。
    过了两站而已我的两条美腿已经在跟我大喊吃不消了,酸累齐来不说,还好想上洗手间,于是又不断的「不好意思借我过一下」一面往车厢末的厕所辛苦移动,后面好像也有人跟着我在挤,没想太多,先到再说。

    我肩膀上背着肩包拉开了厕所的铁门,急急想关上,突然一个身影由外往里强挤进来,我被他一口气撞到最里面的墙上,他趁机把铁门「刷」的拉上,扣下「使用中」的铁锁。

    「等等!……」我惊慌的从墙上弹起来想去拉铁门,却被这个男人硬生生推了回来,两只粗大有力的手臂抓住我的左右手压制在墙上害我动弹不得,紧接着身体也抢了上来把我前胸到腹部整片贴的密不透风,肩膀上的包包掉在地板上东西全散落出来。本来就狭小到只能容纳一人的火车厕所现在感觉更窄了。

    「ㄟㄟㄟ,正妹,」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台客的腔调,「辣妹,刚刚整个车厢都是香水味,我循着味道找人,原来就是妳喷的啊?」

    「放开我……唔,走开……!」

    「人看起来就跟妳喷的香水一样秀色可餐耶,」一手捏住我的脸:「嘿嘿……看看这可爱的小脸蛋,哇,妳眼睛好美啊,蓝色瞳孔耶,是性感洋娃娃喔,」
    「咳……拜托你,手放开,不要这样……」

    「我才刚出狱没多久,今天要把里面没发泄到的都先用妳来解决。」
    男人说完话后换只用一手同时抓住我左右手腕贴在墙上,另一只手先捧着我的脸蛋端详了一下,从我惊慌失措的宝蓝瞳孔里面获得满足感以后,「啪!」的狠甩了我一巴掌。

    「唔!!」我痛的喊了一声,他立刻大手过来隔着我的小绵T 粗暴的抓住我
的乳房又揉又捏,鼻子吐出兽性般的呼吸声,一边从右边口袋里面掏出瑞士刀弹出尖锐刃锋,从脖子下端按住绵T 的领口然后「嘶~~~~」的一刀不停往下直划,
顿时间我的小绵T 被开成两半往左右边敞开。「啊啊啊啊啊!!」我一阵尖叫想使力逃开,却依然被他的大手和身体完全制服无法脱逃。怎么会这样子?难道碰上朋友之间开玩笑在聊的电车痴汉吗!?这下要怎么样才能逃?我拼命的思考。男人也没闲着,短刀又割断了我的胸罩前端,现在黑色内衣也跟上了刚刚绵T 的后尘,吊在我肩膀两头晃啊晃的。他接着一巴掌就抓住我左乳房,用指缝夹住我的乳头开始绕圈圈的扭动:「妳娘咧,好美好大的奶子,干,被我碰到顶级好货喔!」,我哪受的了这样突如其来的敏感点直袭,体温明显的直线上升,不小心娇滴滴「唉啊」了一下,他的眉头轻轻的挑了挑,变本加厉的扭住我乳头更用力,转的更大圈,另外一手终于松开了我的手腕,加入了战局拉住我右乳头又扯又转。两只奶子被他这样拉着的状态下产生了又痛又奇怪的快感,像是一条隐形的电链一样把他的手指和我的乳头连结在一起,随着上下上下大力的晃动形成一条看不到的曲线。可恶。我告诉我自己是被强迫的,不能就这样屈服,这些快感只是身体的本能反应而已。

    「不要!不要啊啊啊!……」我紧紧皱眉两手拍打他肩膀,却好像只是在打着一座坚硬的小山似的对他完全起不了作用,男人根本不顾我的试图反抗,左手还扭着我的粉红乳头大力转啊转,右手摸上我大腿,直觉性的我把两腿夹紧,没想到他一的右手力量奇大,硬是掰开我双腿让我呈现个倒Y 字型站着。天啊,自己怎么会这么不堪一击?这样下去不行,我会失守的!得想个办法才可以。我灵机一动,两手掐住男人的脖子用尽我全身的力气扣住他咽喉:「杀死你!」我咬着牙狠狠的说。这招有用,壮汉如他也痛苦的瞪大两眼看着我,嘶牙咧嘴的表情全写在脸上,说时迟那时快,他的右手不但没有回来要掰开我死掐的两手,竟然反而快速移动到我两腿中间最底部,抓住我短裤的钮扣一口气解开直褪到脚踝上再闪电般的深入我黑色小内裤里面直接手指就摸进我的肉缝里。这下完了,我最敏感的部位在遭到他这个攻击动作之下,一阵阵酥麻的快感直直电上我脑部,接着全身力气像是蒸发在空气中一样消失无影,双腿一软差点站不稳跌倒,而本来掐住他颈部的双手剎那之间松了开来掉在他左右肩膀上,不知道的人看上去好像是我正在抱着他一样。

    「呼……呼……吼……呼……」男人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喘了几秒,抬起头来一脸禽兽的看着我:「辣妹,妳以为真的可以掐死我喔?看看小淫穴被我手指头这样一插,投降了吧。」

    「……」

    「小贱货,刚刚是看妳性感身材好又好像很听话的份上,本来打算要妳帮我吹几下就算了……这下子没这么简单让妳走了」

    「……不……不要啊,求求你……我不敢了……让我走吧……呜呜」说着说着我竟然不自觉啜泣起来。

    「淫荡的小母狗,妳他妈的以为我出来混假的喔?干,长相那么甜美竟然还想置我于死地?女人都这么贱喔?现在换我来给妳死了。」

    「呜呜……不要……拜托啊……真的……呜呜呜……不要啊……」刚刚的狠劲尽失,现在我只是个柔弱的小女子,苦苦的哀求他饶命。然而男人当作没听到,一口咬住我暴露在外的乳头,贪婪的又吸又舔像个三天没喝水的人抓到一支冰淇淋甜筒一样恨不得把什么东西吸干吃净;右手则继续插在我的小蜜贝里快速的上上下下挑逗我,活生生的就像个人体震动按摩棒一样火力全开震度调到最大,我被他双管齐下的侵犯给弄得呻吟连连,喔喔喔的叫个不停还完全没有办法抵抗,只能任由这男人玩弄自己摇来晃去的两只奶子还有完全曝露在空气中的小蜜穴,夹杂在极度羞耻丢脸的感觉中,还有着被挑逗而开始回应的快感。

    「喔……喔……唉唷……不要啊……嗯嗯……哈啊……哈啊」

    「一面这样淫荡的喘气一面还说不要?妳他妈的装无辜喔辣妹?」
    「不……别……啊……放过我吧……唉啊啊啊……嗯哈,嗯哈,噢……我不会说出去……噢……」

    「白痴吗?我也不会让妳有机会说出去啊,母狗小辣妹。」

    接着他抽出右手,把自己下半身脱的精光,抬起我的右小腿架在手臂上,让我的最后防线顿时门户大开一览无遗,接着亮出威猛无比的肉棒,握着在我的阴户外磨蹭着准备要进来我体内,把我吓的花容失色连忙求饶。

    「嗯……啊……喔……不……不要……啊……求求您,饶了我吧,不能进来啊……唉喔……呜啊……」

    「那么妳回答我几个问题,」他边说边没停下自己的大鸡巴,持续磨蹭着我已经湿透透的肉缝口。

    「说!说!我什么都说!」我连忙答应。

    「妳叫什么名字啊辣妹?」

    「小……小婷……」

    「现在上班还是学生?」

    「学生……」

    「有男朋友吗?」

    「有……」

    「搭火车要去哪啊?」

    「回……回家……呜呜呜呜……」

    「被我给碰上了高不高兴啊?」

    「唔……呜呜呜……高……高兴……嗯唔唔……」

    「错误答案!不诚实!」他突然露出凶恶的眼神狠狠说道。

    「啊……!不……对不起!我不该……请再给我一次机会……」不等我把话说完,男人抬着我的右腿把肉棒应声突破我的肉缝直取阴道最底端。

    「嗯咕!」我闷哼一声,小穴被大鸡巴冲撞开来又夹住,然后开始上下摇摆的被他这样干起来。唉,只是搭火车而已竟然这么倒霉遭到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男人,在这么又小又脏又臭的厕所里面被他给强行插入,这应该是所有女孩子最大的恶梦吧,然而事情都已经到这个地步,自己只能乖乖吞下被强奸失身的命运了。没空想这么多,男子的热根正在自己的小穴里面又进又出的尽情蹂躏,而我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给他干个痛快,他越顶越大力,开始每次都突刺的更进来,直到最后每下都直顶我花心,而我现在只有一脚踩地,被他这样大力狠干到根本站不稳,只能壂着脚尖勉强着地同时两手抱着他的脖子,全身重心都放在他身上依赖着他撑着我,马尾在空中上下上下的飞扬着,每个上与下的节拍,都是来自于下方男人精实饱满的武器不留余地的大力狠操。

    「啊……喔……唉唷……讨厌……呜呜呜……嗯啊……嗯喔……」
    「干,爽……妳这鸡歪小骚货……干死妳,喔,喔,爽啦……」

    「求求……嗯啊……不要了……讨厌……噢……不要了啊啊啊……啊……啊……」

    「小婷是吧?哼……哼……我等等作个狗牌写着我是小婷母狗请用我,挂在妳脖子上到处去走怎么样?」

    「噢……噢……讨厌,不要这样……饶了我啊……唉唷威……噢噢……嗯……」

    「有男朋友还化妆化成这种骚样,欠不欠干啊妳?妈的操,妳生下来就是要当母狗给人骑啦」

    「咿喔……哈啊,哈啊哈啊……拜托……不要再说了……讨厌,讨厌死了啊……唉啊啊……」

    我一面被他干还要一面被言语如此羞辱,心中又丢脸但是又舒服,百感交集,
眼看他已经把我的鲍鱼干的酸麻无比,却没见他有半点要发射的样子;没救了,会被这男的干到死。我心中自想。此时他忽然另一手撑住我站着的左腿一口气也架了起来,两手手掌捧着我的屁股狠狠捏住这下子我还穿着球鞋的两腿腾空被扣在他两只大手臂上,唯一支撑点就是他那尺寸惊人的肉棒,当下没有丢不丢脸的余地,我只好赶紧两手抱紧他脖子,两只奶子贴着他的胸膛。

    「这叫做火车便当喔,哈哈真的我们在火车上耶,妳是便当里面的主菜」
    「嗯呜……唉唷……啊……啊啊……噢……咿嗯……」

    「来看看今天吃什么呢?吃小母狗一只啦,那只小母狗叫做小婷喔。」
    「哼嗯……嗯……啊……唔……咕呜……哈啊哈啊……」我已经被干的没力说话,只能边哭边甩头,马尾跟着左摇右晃,俏丽中带着淫荡。湿搭搭的小穴越来越热越来越苏麻,随着大怪兽在里面凶狠的来回干奸,我已经到了高潮临界点。
    「贱女人,穿这样还喷香水勾引全车厢的人对不对?妈的我替大家操死妳。」

    「不行了……嗯喔……不行了,要丢了,啊啊……噢……噢……」
    「这么快就要高潮了逆?没用的烂货,妈的,」越说他肉棒顶住我深点的力道就更大,一点一点的把我干上高潮,彷佛全世界的力量都被他集中在这只威猛雄剑上狠狠干送,子宫好像要被穿透般的,脑神经就快要爆炸。

    「啊……啊啊啊……要丢了,要丢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使尽全身最
后的力气惨叫一阵,被操的又麻又酸的小穴顿时收缩,然后淫水挟着波涛汹涌之势如同一波波狂浪般的爆发,喷,又喷,再喷,男子的肉棒没有因为我的高潮而停下来,在里面依旧来来回回的插操。

    这波高潮把我全身仅存的力气喷的一丝不留,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两腿也无力的挂在他两条粗手臂上,气若游丝,奄奄一息。

    他也感觉到了我已经呈现瘫痪状态,笑着说:「哈哈哈,臭骚货,没力了喔?」

    「……」

    「妳两条腿刚刚超紧绷我都感觉的到,现在只能挂在我手上了对吧。」
    「……」

    「我还没完妳别以为事情结束了。」

    他英挺的肉棒完全没有丁点停歇,靠着无穷止尽的腰力继续在我体内干着早已经虚弱松软的蜜穴,随着进进出出的节拍,我无力的两条小美腿也在他手臂上跟着上下上下晃动。

    「ㄟㄟㄟ,小婷,妳的鸡掰怎么高潮以后就这么松啊?」男人抱怨道,但是却没有因此抽离我身体,反而因为如此力量更大抽送速度越快,我此时脑中已经一片空白混乱,没有半点思绪和想法,只有软绵绵的身体传送着唯一的讯息给我:他的阴茎还在下面继续抽插着。

    「喔~~原来妳没有夹紧的时候鸡掰是这么松喔?干,妳真的是个淫荡母狗耶,
是很多人用过了是不是啊?说话啊,怎么不说话,只会喘气喔?」

    「……」

    「呵呵呵呵,妳除了小骚货以外又多一个外号了,松小婷,怎样,喜欢妳的新外号吗?」

    「……」

    他看我已经和植物人没什么两样,于是坐在马桶盖上,把我转过去背对着他松软肉缝又往超强大阴茎坐了下去,直没入到底,一手拉住我摇摇晃晃的奶子,一手抓住我的马尾往下拉,我被拉住马尾头自然而然往上扬,半翻白的眼睛看着厕所天花板,两腿开开迭在他腿上,被继续这样子干了二十分锺,两只又大又白的乳房不断的上下起伏,在空中画出的曲线。

    「干死妳……干死妳……松小婷,人这么漂亮,鸡掰这么没用」

    「……」

    「才几岁而已就这么松,以后老公不幸福喔,哈哈,操爆妳,贱骚货!」
    「……」

    「哈哈,看看妳,像一滩烂泥,让不认识的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要是妳朋友同学看到这样不知道会说啥喔?」

    「……」

    火车在铁轨上喀拉喀拉的作响,厕所里面也是我翘翘小屁股一上一下撞击着他的肉棒发出的噗滋噗滋声,还有他冷血的耻笑与谩骂。我无力回嘴,无法反应,全身像个充气娃娃似的给他使用泄欲。

    最后男人低吼一声:「干……快射了」然后把我向前推离他的肉棒,我撞上前面的铁墙壁,两腿外开跪坐在地板,上半身跟着脸贴在墙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他过来抓住我的马尾把我的脸往他这转,大波大波的精液开始对我的长长睫毛,深色眼影,眉毛和鼻子进行大量扫射,就这样对我的嫣红脸蛋发泄了好久,喷的我睫毛上,嘴唇边,鼻孔里还有脸颊上都是,完毕以后放开我的马尾让我被射的凄惨可怜的小脸又掉回去贴在墙边。抖了抖垂下的阴茎,他穿起裤子,拿起我地上散落的物品。

    「来看看妳包包里面有什么,小母狗」他拿出了我的身分证,用笔在手上写下我的住址:「我现在知道妳家住在哪了唷,松鸡掰的小婷」,又拿出我的照相机,把跪坐在地板上脸贴着墙壁满脸精液楚楚可怜的我「咖擦咖擦」的拍了十几张各种不同角度的相片,有脸部颜射特写,乳房特写,他还蹲下去掰开我无力夹紧的松穴大拍特拍。接着捡起我的手机打给他自己:「下次我打给妳妳要出来满足我不然照片我贴到网路上去」,最后把我身上的钱包整个拿走,摸摸我的头:「这些钱当作是我来干妳索取的费用吧,妳是幸运儿被我挑中啊,对不对?小骚货?哈哈」看来我的恶梦还没有结束,为了那些照片别流传出去,以后可能得让他随传随到,当他的性玩具了。

    他走之前朝我头上吐了口口水,拉开厕所铁门扬长而去。我依旧两眼上翻,脸贴墙的跪趴在里面,直到下一个已经忍不住要上厕所的阿公进来了以后看到了一个马尾女孩满脸精液半死在厕所里,惊讶的大叫,然后通知列车长来处理。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漓人 金币 +25 转文奖励